大学的意义


作者:马维  来源:上观  时间:2017年5月7日  浏览:340  字号选择〖    〗



成为“世界一流高水平研究型大学”一直是很多学校的目标。不过,从长远来看,热潮之下,需要的或许不是激情,而是冷静的思考。
  《大学的精神》是“《三联生活周刊》·文丛”系列之一,由蒲实、陈赛、苗炜、鲁伊等人合著。这是一部花费7年之久、寻访欧美7所世界名校、扣问其大学理念的作品,也为审视中国的大学教育,提供了一种可贵的借鉴。

  理想的读书之地

  《大学的精神》中,作者寻访了7所名校,其中既有美国东海岸的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耶鲁大学,也有美国西海岸的斯坦福大学,以及英国的牛津大学、剑桥大学,德国的海德堡大学。这些大学,或以综合实力闻名,或以创业创新精神著称,或以对知识想法的珍重令人敬仰。每所大学,都有自己优势学科和独特的办学理念,也在历史流转中形成了别致的大学文化。
  现存世界上最“高寿”的大学,为意大利的博洛尼亚大学,建校时间为1088年,随后是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各有800年以上的历史。在今天五花八门的大学排名中,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依然名列前茅。
  起初,这两所大学,尤其是牛津大学,尚有浓厚的宗教色彩,但随着时代的变迁和内部改革,宗教色彩逐渐淡化,世俗倾向愈发明显。在作者蒲实看来,牛津大学成为了“现代绅士的摇篮”。曾经为贵族“朋友圈”的牛津,随着社会发展,所谓“贵族的堡垒失去了时间,只留下精神”,这种精神是“对智识的热爱,以及对品行、审美以及一切一个高贵的人的不懈追求”。也即,牛津大学致力于培养的是精神上的贵族、现代意义上的绅士。
  至于剑桥大学,与牛津大学相比,它则是“一个完美的读书的地方”。剑桥人物治学,不疾不徐,无论是人文学科,还是自然科学,从不被设置硬性刻板的条件,而是代之以披沙拣金般的打磨雕琢。相比牛津对人文学科的推崇,剑桥大学则是适时拥抱了自然科学,尽管牛津之后也陆续开始了改变,在自然科学研究方面取得了很大的突破和成就,但剑桥的先发优势,似乎从未被超越。剑桥的著名科学家大名让人如雷贯耳,比如经典力学奠基人牛顿、进化理论的提出者查尔斯·达尔文等,牛顿、培根、罗素、霍金等名家还在这两所大学都待过。历史的沉淀使得两所大学成为理想的读书之地。

  大学也有无限可能

  从牛津大学、剑桥大学的复古建筑中走出,飞越大西洋至对岸的美国,你会看到很多名校:东海岸的常春藤盟校,西海岸有着诸多分校的加州大学、斯坦福大学、普林斯顿大学等。美国大学除哈佛大学等少数大学外,大多远比合众国年轻,它们最开始移植英国大学的理念,即便是硬件设施,如教学楼,也多仿照英伦风格。但在19、20世纪发生了诸多变化,有的后来居上,有的雄踞一方,有的一飞冲天,给大学的未来发展,指出了无限的可能性。
  作为世界上最顶尖的大学,哈佛大学在美国可以说是最古老的大学之一。一个大学的成功肯定是多方面的成功。随着迈克尔·桑德尔的公正课风靡全球,哈佛大学的名望再次提升。
  哈佛大学毕业生,也是著名的传记作家沃尔特·艾萨克森说:“在哈佛大学,我一开始学的是文学史,我想寻找探索人的创造力的道路。但随着我的成长,我明白,科学史才是通向理解创造力和想象力的正确道路。”正是在从事知识生产上,哈佛大学确立了它作为知识帝国的独立威望,而哈佛大学崇高的声誉最终来源于其强大的学术研究能力。
  耶鲁大学被看做卓越灵魂与领袖的摇篮,克林顿夫妇、老布什和小布什以及福特等,都是在耶鲁大学毕业的。耶鲁大学校长理查德·查尔斯·莱文曾说过,耶鲁有两个有别于其他伟大研究型大学的特点,一是更加致力于本科教育,二是注重培养“领袖”。
  斯坦福大学可谓影响力空前。很多硅谷的工程师都出自斯坦福,他们在硅谷不知名的角落里孵育着小公司,而其中一些公司很可能正在深刻地影响未来。若以科技公司市值以及影响力来计算,从某种程度上,硅谷也是世界的一个中心,就像文艺复兴时期的佛罗伦萨和19世纪的巴黎,以及20世纪的纽约。硅谷的文化是工程师文化,这也是其成功的奥秘。
  麻省理工学院的魅力在于为学生提供集中、先进和有效的教育。可以说,在生物学、物理学、电磁学、遗传学等工科上,麻省理工都是领先的。
  德国的海德堡大学是一个理想的思辨之地,首先让人联想到的是伟大的社会学家马克思·韦伯。这位德国经济历史学派的代表人物被誉为“现代社会学奠基人”、“组织管理理论之父”。他是德国海德堡大学引以为傲的人物。
  在德国的大学中,更注重的是学生的哲学功底和思辨能力,他们也许不会像美国很多大学生那样,上大学是为了毕业后找到更好的工作。哲学和科学的区别也是很明显的,经验科学的知识是不断发展的,如物理学的洞见可以锁定在数学公式里,代代相传,今天的物理学家比牛顿、爱因斯坦懂得更多,但是哲学思想却是难以固定的,很容易在时间的流逝中遗失。所以,就哲学的核心问题而言,康德可能比今天的哲学家懂得更多,思想更加深刻。哲学本质上还是要不断地回到经典。
  从另一个层次上说,大学的意义就是使学生生活得丰富多彩。哈佛大学在众多大学排名中都高居第一,其综合实力无与伦比,麻省理工学院则在哈佛对面,两校维持着互不挖人的君子约定,在理工方面成就尤其突出。耶鲁大学则为美国培育出一位又一位总统、政治家、领袖精英,是当之无愧的“领袖摇篮”。

  成为更好的自己

  哈佛前校长查尔斯·艾略特曾说,“在任何社会中,高等教育机构都往往是一面鲜明反映该国历史与民族性格的镜子。”哈佛的教育理念是“自由教育”,即“在自由探究精神指导下的不预设目标、不与职业挂钩的教育”,是“与灵魂相关的教育”。但在实用主义盛行的美国,大学该教些什么,它该亲近世俗还是远离社会,时常困扰着哈佛教师。哈佛每一次改革,从教授“共同价值观”到“传授获取知识的‘方法’”,再到“来点实在的干货、具体的事实”,都在社会上引发了不少争议。
  麻省理工学院则以“让梦想飞翔”闻名于世。任何一个乍看来古怪的想法,都不会被嘲弄。它的魅力在于,为学生“提供集中、先进和有效的教育,天资聪慧、富于创新的年轻人同住同学,又有乐于奉献的教师朝夕相伴”。它不仅仅有着先进的科研技术,而且关注人生,致力于拓宽认知边界,服务美好生活。
  耶鲁大学除却“领袖摇篮”的光环,还以神秘的社团文化吸引着外界。
  近些年来,美国西海岸有着“硅谷心脏”之称的斯坦福大学,收获了无限瞩目。斯坦福大学极其重视创新创业精神,“大部分大学都不认同教授经商,认为商业活动有悖于学术精神”,可是在斯坦福,学术与商业之间并无严格的界限,高超技术或天才想法,能赚钱又有何不可?
  在这些不同的办学理念背后,大学究竟能让人们收获什么呢?是应该专注于学术科研,远离世俗社会的入侵,还是该坚守自己的社会定位,以向社会培养合格公民、技术专家为业?这些问题其实并没有固定答案,需要每一所大学进行不断探索。
  当今的中国大学,如果真的希望建成“世界一流高水平研究型大学”,现有的学术评价体系也需适时调整。至于大学对个人的意义,最经典的可能还是那句话:上大学,不仅仅是为学习专业知识和特定技术,而应当是为了成为一个更好版本的自己。







· 相关信息 ·
 
 

学校邮局 | 同学录 | 日记 | 学生论坛 | 网络电台 | 数学家摇篮 | 教师主页 | 部门主页 | 学生主页

版权所有 18luck.vin  你是第位来访者
地址: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梧田大道2号
校办:0577-86760802 邮编:325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