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endar
载入中...
Placard
载入中...
Category
载入中...
Latest Entries
载入中...
Latest Comments
载入中...
Last Messages
载入中...
User Login
载入中...
Links
Information
载入中...
Search
Other


Welcome to my blog!
  尘世第五十五
 

                 尘世

三年前,在内子抱疾的时候,我开始做与地板有关的家务,于是看到了尘。

尘,乍看是灰色的。一粒粒落在酱色的地板上,积着薄薄的一层,很均匀。时间一长,有的与绒毛为奸,结成尘絮,深灰色,一团一团,大的有指甲那么大,在我清扫中四处飘舞,这让我想起温中的柳花,在四月天,落在地上,团成絮,人走过,絮同脚步轻扬,但一黑一白,一为丑一为美。

倘若你静止地看单个的灰尘,你会发现尘是白色的,细细的一点,如头皮上落的粉屑。割裂看是白,整体看是灰,就成了尘的性状。当然还有一些看不见的尘,如PM2.5之类的,从前未曾听说至今还没看见,等到东亚大陆上都被霾笼罩时候,我才知道这种尘叫做看不见的颗粒。我用德国“飞利浦”空气净化机吸,一个月下来,芯上是绵酥的灰,手一触,尘就飞扬起来。我以为目睹了看不见的“尘2.5

在人民共和国六十年我住进现在居所的时候,东路还是泥路,每当雨霁,尘土随飞驰的车轮而肆无忌惮,飞满道路。我家临路,看着灰尘滚滚而入,我赶紧关窗闭户,但尘又何尝关得住,只要有空隙,总是钻进来,于是鼻炎之灾困扰我家,家里三口你方嚏罢,我又喷,震耳欲聋,撕心裂肺,此起彼伏,绵延不绝。2010年陈太守下车视事,泥路变为柏油路,灰尘之祸暂歇;但大拆大整之年,我的住宅区四周建筑都被推到重建,于是推到的粉尘和洋灰一起,又弥漫了我的天空。这个时候,我不但鼻子不适,连喉咙和双肺也难受起来。尘霾鼎盛之时,我所住的林村几乎每个月要死一人。每当凌晨丧乐响起,炮仗炸来,在路的对面。之后是由重而轻,由轻而微,杳不知其所之。待到天亮,吹打和炮仗又从远处传来,先是缥缈,之后真实,之后震耳欲聋,经窗下过。我在梦中醒来,去看病。我这样想:“盛世的尘埃在杀人。”也就这样对医生说:“对面村庄的人因为灰尘多空气差死的人很多。”医生说:“你想多了,是村里老人多。”我不知道谁是谁非,八年过去了,老人还真是没有了,现在连林村也成了废墟!我目睹这盛世的灰尘愈演愈烈:无穷无尽的造路,毫无节制的排放,发了疯一样的拆建……我不知道这样的尘世何时是个尽头?!

我只能怀念幼时在故乡老宅的板壁下晒太阳数尘的滋味。在木板上或石面上或水泥地面上,或硬泥地上,只要扫帚一扫,就扬起尘来,干干净净,清清爽爽,阳光一筛,清的上升,浊的下沉,人世间清清白白。扫地累了,就在矮凳上坐下小憩。静观阳光照进窗户,一粒粒尘在光柱中翻滚,上去下来,下去上来,慢慢悠悠,自由自在。若角度好,可以看见尘粒泛出的亮色,金子一样。我虽然没有高雅到捉尘清话的境界,但我喜欢这样的尘,可以看出自己的身和世来。即使是结在天花板或墙上的灰尘,因为时日一长而变黑,经母亲一掸,也就不再附粘,又可以干净一年。三四十年前,尘的界限清楚,清浊红黑分明,是很容易除净的。

2002年温州中学从九山湖迁到三湖,我到五十一中教书,躺在设在学生寝室楼的教师午休室里休息,睡醒看见阳光斜射进来,尘在寝室阳台门下的一个三角区域浮动,飘来飘去,我就觉得自己也如这世上的尘,没有着落,就在纸上写下:“我在尘光中物化。”那个时候三湖畔的灰尘,可厌,但还不会让你觉得可恶。

一俯一仰,十五年过去了。这世道不仅在物质层面上造出无穷无尽的灰尘,而且在精神制度的推到重建中制出了更多的尘埃,飘落在我的心上,我成了灰心人。

我现在几乎每天除尘。先用松下吸尘器吸,但效果并不佳。于是用装修的短柄毛刷子刷,一寸一尺,刷尘聚堆,其次用湿的毛巾普擦两遍,再次用纸巾针对性地擦,把剩余的颗粒都撮到白纸上。有段时候我还拿粘衣服绒毛的日本造的滚筒粘纸滚,但有点贵,也就作罢。再后来毕业的学生送我扫地除尘机器人,看这个圆圆的东西在地上转来转去忙忙碌碌,觉得很滑稽,而且也拖不干净,于是我就想倘若可能,我不如变成狗,用舌头吧嗒吧嗒舔地上的灰尘,让地板一尘不染。至于空中飘飞的灰尘,我一如既往,用空气净化机和电风扇同时除尘----在我的家,一年四季开着电扇,叶子上沾满了厚厚的灰尘----窗户紧闭。

古人云:渭城朝雨邑轻尘。又云:零落成泥碾作尘。我之前也不是这样变态贬斥尘埃的,我甚至把尘看作是一种自然生命的形态,谁都在尘世中生,在尘世中死,死了归化为尘,但都拥有轻盈和香气的。但是因为现在的天空和人世太脏,生产着呼吸着尘灰的人也变成灰尘,到死都脱不了一个灰,所以我就产生强迫症来,对除尘就有了一种病态性的执着。倘若套高大上假大空的中国话说,在极腌的环境中突然产生了对清洁精神之向往。

“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我在这灰蒙蒙的尘世以灰心人的姿态擦拭着地上的每一粒尘埃——但我又何尝能够擦拭干净呢?

 

[ 阅读全文 | 回复(1) | 引用通告 | 编辑

  Post  by  刘良永 发表于 2017-2-27 16:52:00
  Re:尘世第五十五
  51z(游客)fuuuuuuuu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Post  by  51z(游客)发表评论于2017-3-30 17:20:00
发表评论:
载入中...
载入中...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