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客”“外客”“旧相识”……——读《红楼梦》第三回有感
作者:孔令昕 日期:2017-1-10 13:26:00

“远客”“外客”“旧相识”……

——读《红楼梦》第三回有感

《林黛玉进贾府》是高中语文课本的的传统篇目,每教一回,总有新的发现、新的感触。

这篇课文节选自《红楼梦》第三回。这一次读,我对黛玉在贾府几个主要(重要)人物心中的定位产生了兴趣,因为这定位对黛玉进贾府以后的生活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且看这几处语言描写:

①一语未了,只听后院中有人笑声,说:“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这熙凤听了,忙转悲为喜道:“正是呢!我一见了妹妹,一心都在他身上了,又是喜欢,又是伤心,竟忘记了老祖宗。该打,该打!”又忙携黛玉之手,问:“妹妹几岁了?可也上过学?现吃什么药?在这里不要想家,想要什么吃的、什么玩的,只管告诉我;丫头老婆们不好了,也只管告诉我。”一面又问婆子们:“林姑娘的行李东西可搬进来了?带了几个人来?你们赶早打扫两间下房,让他们去歇歇。”

……熙凤道:“这倒是我先料着了,知道妹妹不过这两日到的,我已预备下了,等太太回去过了目好送来。”

②邢夫人让黛玉坐了,一面命人到外面书房去请贾赦。一时人来回话说:“老爷说了:‘连日身上不好,见了姑娘彼此倒伤心,暂且不忍相见。劝姑娘不要伤心想家,跟着老太太和舅母,即同家里一样。姊妹们虽拙,大家一处伴着,亦可以解些烦闷。或有委屈之处,只管说得,不要外道才是。’”

③王夫人再四携他上炕,他方挨王夫人坐了。王夫人因说:“你舅舅今日斋戒去了,再见罢。只是有一句话嘱咐你:你三个姊妹倒都极好,以后一处念书认字学针线,或是偶一顽笑,都有尽让的。但我不放心的最是一件:我有一个孽根祸胎,是家里的‘混世魔王’,今日因庙里还愿去了,尚未回来,晚间你看见便知了。你只以后不要睬他,你这些姊妹都不敢沾惹他的。”

④贾母因笑道:“外客未见,就脱了衣裳,还不去见你妹妹!”

⑤宝玉看罢,因笑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贾母笑道:“可又是胡说,你又何曾见过他?”宝玉笑道:“虽然未曾见过他,然我看着面善,心里就算是旧相识,今日只作远别重逢,亦未为不可。”

先说出自王熙凤口中的“远客”。黛玉从扬州远道而来,自是“远客”。可是熙凤这样特别强调,虽是以“客”尊之,“远”则更显此来不易,但细细想来,既然远则有距离,既是客则显生疏。王熙凤口中叫着“妹妹”,又说“一见了妹妹,一心都在他身上了”,还一叠连声地问这问那,,但连珠炮似的发问,也不等对方回答,貌似关心,除了讨好贾母,在初来乍到的黛玉面前显示自己在贾府的地位,似乎看不出多少亲近感。你看,在黛玉面前,她吩咐婆子们“你们赶早打扫两间下房,让他们去歇歇”,凭她的办事能力,早该安排好这一切才对,当时只需吩咐“带他们去安排好的住处歇息吧”,都说待仆看主人,现在才“赶早打扫”,总给人应付一下、并不重视这位“远客”的感觉。所以冰雪聪明、敏感细心的黛玉对凤姐只是“陪笑见礼,以‘嫂’呼之”。其实细品后来王熙凤与王夫人关于找缎子的对话,熙凤是故意往缎子上引话题,好把自己早已给黛玉“预备下了”的做法讲出来,这是什么心理呢?——“给别人的肉可不能埋在碗里”,做了好事要让人知道,尤其要让贾母知道!哈哈,这不就是凤姐的心机吗?假意还是真心,明眼人自知——真正的关心,不是做给别人看的。难怪脂砚斋读此处时评点说:“余知此缎,阿凤并未拿出,此借王夫人之语机变欺人处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石头记>》)

大舅母对黛玉确实表现出了长辈对晚辈的慈爱,比如写邢夫人带黛玉去拜见大舅舅,“邢夫人携了黛玉,坐在上面”“邢夫人搀着黛玉的手,进入院中”“邢夫人苦留吃过晚饭去”“遂令两三个嬷嬷用方才的车好生送了姑娘过去”“邢夫人送至仪门前,又嘱咐了众人几句,眼看着车去了方回来”等语句,细腻传神地写出了这位大舅母对黛玉的垂爱,言谈举止合礼尽礼,当然这也是待“客”之道。反倒是大舅舅贾赦做得令人失望:远道而来的黛玉登门拜见,贾赦明明在家,却以“连日身上不好”为由“不忍相见”,传过来的话很是得体体贴,可是一句“不要外道才是”,恰恰拉远了距离。就像客人来到你家,你说“别见外,像到家一样”,饭桌上,你说“随便吃,像在家一样”,这些客气话反而让客人拘束了。

二舅母王夫人对黛玉如何呢?“王夫人再四携他上炕”显出主人的热情;听丫鬟来回“老太太那里传晚饭了”,“王夫人忙携黛玉从后房门由后廊往西”“王夫人遂携黛玉穿过一个东西穿堂”这些描写也能看出二舅母对黛玉的热情。但却没像邢夫人那样老老实实请自己的丈夫出来见黛玉,而是说:“你舅舅今日斋戒去了,再见罢。”是不是真的斋戒去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而转告贾政的话(这些话难道是早就准备好了的?),也表达了她的心声:“(对宝玉)你只以后不要睬他,你这些姊妹都不敢沾惹他的。”这是对黛玉的提醒,也是对黛玉的告诫。黛玉答语中的这反问句听上去不软不硬,很有性格,显出她极强的自尊:“……况我来了,自然只和姊妹同处,兄弟们自是别院另室的,岂得去沾惹之理?”这样的两人将来怎么做婆媳?如何相处?宝黛爱情,注定没有结果,这里已经埋下了伏笔。

当黛玉刚到贾母处时,王夫人在与熙凤有关缎子的问答时的表现也颇耐人寻味:

“又见二舅母问他:‘月钱放过了不曾?’熙凤道:‘月钱已放完了。才刚带着人到后楼上找缎子,找了这半日,也并没有见昨日太太说的那样的,想是太太记错了?’王夫人道:‘有没有,什么要紧。’因又说道:‘该随手拿出两个来给你这妹妹去裁衣裳的,等晚上想着叫人再去拿罢,可别忘了。’……”

“二舅母”一词提示读者:这都是黛玉眼中看到耳中听到的。先前还说“有没有,什么要紧”,后来又说“该随手拿出两个来给你这妹妹去裁衣裳的,等晚上想着叫人再去拿罢,可别忘了”,显然是临时想到给黛玉的。黛玉在二舅母王夫人心中的定位可见一斑。

贾母应该是贾府最疼爱黛玉的,派人接黛玉的是她,心心念念想着黛玉的是她,丫鬟说:“刚才老太太还念呢,可巧就来了。”凤姐说“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头心头一时不忘”。黛玉一进房里,“方欲拜见时,早被他外祖母一把搂入怀中,心肝儿肉叫着大哭起来。”这些侧面、正面描写,“写尽了天下疼儿女的心态”(脂砚斋语)。为什么贾母这么疼黛玉?一个年龄尚小、身体娇弱的女孩子,尚且谁见谁怜,何况是外祖母?更重要的是如贾母自己说的:“我这些儿女,所疼者独有你母,今日一旦先舍我而去,连面也不能一见,今见了你,我怎不伤心!”“说着,搂了黛玉在怀,又呜咽起来。”贾母最疼黛玉母亲,白发人送黑发人,也是“疼乌及乌”了。

不管怎么疼黛玉,到宝玉出场这个情节,当宝玉再次出现在黛玉面前时,“贾母因笑道:‘外客未见,就脱了衣裳,还不去见你妹妹!’”这“外客”自然是指黛玉。黛玉在贾母这个封建大家庭的家长眼里,还是外姓人,是外孙女,不是嫡亲的孙女;还是客人,是有距离感的。

而再往本文后面读,看了宝玉的热情率真之言,我心里一下子涌出这样的想法:抛父别家的黛玉初来贾府,今后将寄居在外祖母家,自尊、敏感、孤傲的她这一天下来,已经不同程度地感受到了大家对她的态度,听到宝玉这番话,该是多么感动啊!宝玉的热情真挚之语一定温暖了黛玉悲戚的心。“旧相识”兼以“远别重逢”,让人感受到的是诚心悦纳,是欣喜,毫无生疏感,一下子拉近了距离!与众不同!

这《红楼梦》第三回中,黛玉在上述除宝玉外的众人心中的定位就是客,黛玉是客居在贾府,所以她寄人篱下的感觉必然是强烈的。而宝玉不像之前那些人一再强调黛玉的身份是“客”、是外人。“旧相识”的称呼比表明亲缘关系的“妹妹”更有温度,要温暖得多!难怪在以后的日子里,黛玉整个一颗心都装着宝玉,为他高兴,为他流泪,直到泪尽而逝。

  • 标签:黛玉 定位 
  • Re:“远客”“外客”“旧相识”……——读《红楼梦》第三回有感
    作者:访客0GWj0M(游客) 日期:2017-4-11 16:02:00
    访客0GWj0M(游客)厉害我的哥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载入中...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