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载入中...
   
 
 
从文学少年到文学青年
[ 2017-2-17 7:40:00 | By: 金晖 ]
 
                        从文学少年到文学青年                                             金晖

我们今天生活的时代很特别,它是一个众声喧哗的时代,这样的时代的特点是信息大爆炸,我们每个人都在试图发出各种声音,去刷存在感,技术的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可能性,我们每天一打开网络,各种消息瞬间就会挤爆你的眼球,由此带来的一个荒谬的事实是——乍一看好像所有人都在发声,小说的素材极度丰富,但实际上很快这些声音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被一些新的信息所取代,更新换代很快。这个时候,我们需要练就一双慧眼,如何在纷繁复杂的生活表象中挑选出一些值得去书写,或者适合自己去书写的题材。这对老作家也是一大功夫,对青年来说,由于写作经验与能力的相对欠缺,难度就更大。

当下这个时代获取信息的便利,让我感到困惑的还有一点,就是信息的取得太简单了,反而容易让我们流于表面而疏于实践,老觉得不必去深入体验、了解,然后带着一种良好的自我感觉,坐在书桌前,纯靠想象就去写了,这样的作品有时候写出来自己很激动,但明眼人一看还是有问题,不接地气,我感觉这可能是当下青年常犯的一个通病。

那么怎么让我们这一代的写作接地气呢?我觉得有两个方面,一个是趁年轻多阅读,还有一个就是多走走,体验生活。

文学写作是需要经验的。一个写作者不可能不看其他作者的东西,阅读是对自身经验的一种补足。在写作的初级阶段,我们会自觉地去阅读一些人的作品,学会一些写作的基本规范,给自己竖立一个写作的标杆,这个是肯定的。但我觉得阅读还有一个作用就是,它会唤醒你身上他人所不具有的东西。马尔克斯说:“只有当你远离他乡,来到某个陌生的地域,家乡的面目才会变得清晰起来。”他者的出现,有助于擦亮我们自身的经验,让我们知道自己可以写什么,优势是什么。比如说,你是个男人,你不知道自己是个男人,你只有在看到女人的时候,你才知道自己是个男人,你才会慢慢去了解自己身上的特征,去挖掘自己的属性。所以萨特说:他者的出现,是我们理解自身的首要前提。格非老师把这叫做“文学的他者”,在谈到《卡拉马佐夫兄弟》的时候,当阿廖沙到佐西马长老的修道院,要求留下来侍奉上帝时,佐西马长老为什么拒绝他的时候,格非说:“如果‘留在修道院侍奉上帝’是阿廖沙根本目的的话,那么他最应该考虑的事,恰恰是远离修道院,在重返修道院之前,他应当走过漫长的旅途,去了解浩瀚尘世的方方面面,并经历所有的幸福和不幸福”。广泛地了解他人的作品之后,你可能会产生这样的感受:哦,他写了这个,我曾经也有这样的经历,我也可以写一下;这个我这样写比较好,那个地方我那样写比较好,这样你就能不断挖掘那些隐藏在自己经验深处的闪光点。这个是阅读的作用,它既可以引领你去学习一种写作的规范,也可以从侧面去照亮你的写作,激发你“潜伏着”的经验积累。

但还是那句老话,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他者的经验再好,最终还是要照亮写作者自身的经验才有用。你自身的经验不足,那就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是我们年轻一代最缺乏的东西:实践。就我自己而言,我觉得自己的生活实践很不够。我从初中开始然后高中大学,一直是住校,然后毕业后当了教师,工作以后依然是住校。这么多年来我觉得自己的生活大部分时间还是三点一线:宿舍、教学楼、食堂。而我又不是一个交际能力强的人,因此没有很多的机会去广泛地接触各个阶层的人,这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我的视野。以前鲁迅说过他写人物,鼻子在山西,衣裳在浙江,脸在北京,这个典型人物是很多很多具体的人凑起来的,我觉得这对我有点难,因为我没有他那么见多识广。茅盾写《子夜》之前就接触了很多资本家,他本身在资本家群里待了很长时间,所以他写的吴荪甫,不是一个单纯的人,他是很多爱国民族资本家集合起来的典型。我们年轻一代到目前为止我觉得根本没有这样的机会,我们大多是独生子女,我们或多或少会存在想当然的问题,对各种生活的体验不够,原因除了年龄以外,时代也是一个因素,互联网的时代,很多事情都可以网上完成,比如你买东西可以网上,不用去实体店,就会少了很多观察商人的机会,而观察是写作者的必备技能。再比如说我前天开车逆行了被扣分了,想去车管所扣分,同事说不需要,你可以在温州交警公众号上学习理论拿分数来抵扣,我一听太便捷了。所以,当下这个互联网时代看上去各行各业内容丰富热闹非凡,但其实对于相当部分的个体而言,反而是失去了很多与新鲜滚烫的生活“肌肤相亲“的机会。

由于以上几个原因,我感觉今天纯文学的写作,我们年轻一代比较习惯的还是自我写作,对自己的状态或身边发生的事情作一种描述。这和传统的有历史感的大写作有差距,但我觉得也挺好的,什么阶段做什么事,没什么大的格局,就先照看好自己的生活,不要急于求成,先从小处着手,想深想透,等有经验了,再去照料别人也不迟。 其实文学的道理都是相通的,每一个人的庸常生活都可以成为文学,每一张平凡的脸上都刻着历史风云,对我来说,只有有心,学校就是一个大世界。我一直觉得写作的关键不在于“写什么”,而在于“怎么写”,真正的高手飞花摘叶皆可伤人,而内功不济的人即使给你青龙偃月刀也拿不动。

 
 
 
Re:从文学少年到文学青年
[ 2017-2-19 19:27:00 | By: 访客uYPc62(游客) ]
 
访客uYPc62(游客)小干体也写得有味道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从文学少年到文学青年
[ 2017-2-19 19:05:00 | By: 访客8dt2WJ(游客) ]
 
访客8dt2WJ(游客)老干部体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载入中...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