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endar
载入中...
Placard
载入中...
Category
载入中...
Latest Entries
载入中...
Latest Comments
载入中...
Last Messages
载入中...
User Login
载入中...
Links
Information
载入中...
Search
Other


Welcome to my blog!
  2016年的废墟第五十三
 

                                      2016年的废墟

     人民共和国六十七年也就是公元2016年真是奇怪的年头,有一天我起床出南瓯明园,发现对面的林村一夜之间已经变成了废墟,方圆一里的所有建筑全都倒下,成了一片废墟!

废墟的始作俑者是距林村15公里远的双屿镇的一座六层民房,它也不提早打个招呼,无声无息地突然坍塌,压死了一些人,据说是来城市打工的农民工。在这片大地上死人的事情哪一天不在发生?被车撞死的,被人杀死的,被煤矿坍死的,被警察打死的,像只蚂蚁被踩死一样不必大惊小怪……但是怪就怪在当局乘机吹响“大拆大整”的号角,用大鸣大放大跃进的方式在电视电台报纸敲锣打鼓,到处打出条幅“持续掀起大拆大整热潮,釜底抽薪根治各类隐患”,于是在某个夜里,推土机、挖掘机、装有碗口粗的铁钉的拆迁机,一夜之间就把我住宅区的对面的建筑全戳破推到捣碎成废墟。

废墟上到处是断裂的预制板,破碎的砖块,密密戳出锈迹斑斑的钢筋,无数多的沾着水泥的鹅卵石,裂成长条的木板,还有一些鞋子衣服等等,六七层的房子捣碎了之后,竟然还不到我的腰上高。昨天还活着的建筑,突然就这样一齐死掉了,而且是粉身碎骨,被抽的钢筋团成堆——大概还可以去卖钱。里面的住户也在一夜之间不见,去哪里了?林村的东边是世纪公园,南边是瓯海大道三湿地,西边是南瓯景园,北边是南瓯明园,住户去哪儿了?

住在房子里的人我都没有跟他们讲过话。林村和我的小区隔一条公路,却是两个世界。路的这头住的是公务员、医生、教师以及拆迁最早的一批农户。路的那头是剩下的本地农民和大量的外来农名工。我在奥运会那一年搬过来,看林村人山人海,熙熙攘攘。有许多的工厂,打火机厂、服装厂、冲床厂、纸板厂、钢筋厂……一到傍晚下班,里面菜市场熙熙攘攘,我刚住到城郊,没处买菜,所以常混迹其中,在城郊结合部感受到了同样的人世繁华。不过一朝变成了废墟,我却久久不能适应。这些八十年代造起来的房子,不到不惑之年就气息奄奄,而且遭到了谋杀,真可谓短寿。

人到中年,气血渐衰,上床越来越早,睡眠越来越沉,我竟然听不到房屋倒塌的撕心裂肺的哭喊。我开车出去转了一圈,却意外地发现,瓯海中学前面的小区也成了废墟,温州中学北门的老殿后村也成了废墟,绣山中学对面的横渎成了废墟,三洋湿地里的村庄也成了废墟,城中村,村中城,废墟包围城市,城市产生废墟……总之我的四周无处不是废墟。口号似乎比推土机的钢铁履带更强悍:“以铁的的决心抓好大拆大建”,“以铁的手腕抓好大拆大整”,“以铁的纪律抓好大拆大整”。原来都是铁,面对的都是危房,难怪拆得这么快。当局都喜欢这样的用词,名词势必是铁呀钢呀的,动词是拆呀斗呀建呀灭呀,因为对象是黔首,所以暴力而血腥。

我转到二外西边的村庄,看见四季原著已经造好,南边的大厦正在压过来,路边还有一排民房没有拆,当头的一栋是两间四层半,半层是住户搭建的,一楼开了一个小卖部。我去玻璃柜台前买了一瓶矿泉水,就问秃顶的老人:“是你家的房子?”他说:“是的。”我说:“还没拆?”他说:“谈不下来。我说:你这屋至少值两百万。他鄙夷地看着我:两百万?!他们给我四百万我都不同意。至少五百万。我笑笑:“这么多你这辈子都花不完。他说:花不完?很快的!在这里买一套给自己,一套给儿子。留一点养老,就完了。”我说:“儿子有钱还愿意住在这里?”他说:“儿子的户口还在村子里。总要在这里住。”这老头还是挺有想法,不像有些吃光喝光嫖光的农民。我一边喝着矿泉水,一边算钱。我2016年的工资5300,一年薪水至多80000,我最多教书40年,共三百二十万,我一生的价值都比不上一个农民的房子!我笑笑说:“你们好,我们真愿意做个农民。”我有些失落,我甚至诧异我当时何必为了一个城镇户口苦苦读书。各类衙门与房产商狼狈为奸,让东亚大陆成了永不落幕的建筑工地,而许许多多的读书人正走在向贫穷的路上。杜甫说:“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他老人家貌似幼稚到了极点的普世关怀原来是自己想有套房子住。

但大厦建起来又怎样呢?我开着车转回来,想,大拆之后定有快建,又快又省,造起来的自然也是四十年后的危房,只不过更高更大罢了。建于八十年代的水心住宅区和双井头住宅区,当时光鲜时髦,现在也是黯淡破败,再过几年肯定要拆。建于90年代末期的下吕浦,房子也早已显出衰颓的意思,墙砖开始脱落,墙体色彩淡褪,水管到处破漏。我曾住的献华社区的水从六楼一直漏到二层。再过二十年估计也得拆。三年前,我曾到九山湖边的芳景大厦租住一年。芳景造好没几年,外墙已是灰头土脸,里面墙壁斑斑驳驳,像个七十岁的老人。中国的建筑跟人一样,衰而老得快,以后高楼要是塌下来,那该怎么办呢?

我是一个无聊的人,2016年看着废墟不断地在身边生长,心里就无端生出焦虑来。人云:我们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我们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据我半辈子的生活经验和读书体验,在中国,无论你怎样拆建,总归还是造废墟。房屋如此,人的精神世界也如此!

但愿大厦崩塌于建造之先,如此我便不用看见废墟了!

 

[ 阅读全文 | 回复(3) | 引用通告 | 编辑

  Post  by  刘良永 发表于 2017-2-12 21:17:00
  Re:2016年的废墟第五十三
  访客0fv2YM(游客)“据我半辈子的生活经验和读书体验,在中国,无论你怎样拆建,总归还是造废墟。房屋如此,人的精神世界也如此!”——深有同感!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Post  by  访客0fv2YM(游客)发表评论于2017-2-15 9:30:00
  Re:2016年的废墟第五十三
  温中四傻(游客)对于历史和国家而言,总有些人是那废墟里的残砖破瓦,更令人害怕的是,每一代人都如此反复交替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Post  by  温中四傻(游客)发表评论于2017-2-13 22:02:00
  Re:2016年的废墟第五十三
  访客pULw50(游客)对于历史和国家而言,总有些人是那废墟里的残砖破瓦,更令人害怕的是,每一代人都如此反复交替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Post  by  访客pULw50(游客)发表评论于2017-2-13 22:01:00
发表评论:
载入中...
载入中...
Powered by Oblog.